返回 第1925章 平台经济的大逻辑  大时代之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共享经济出现了发展热潮,这个领域当下最热门的项目,当数共享住房的创业公司“爱彼迎”了,这家公司正在运作b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了恐怖的10亿美元。

    这个时候进场,多少有些晚了。

    爱彼迎在2008年就创业了,当时的契机是次贷危机。

    当时,美国的房产市场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很多房子都还不上房贷了,还有很多房子都租不出去了。

    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些公司,利用互联网平台帮忙租房。

    出现了上百家类似的创业公司。

    周不器并没有把太多的精力放在美国创业市场的投资上,主要是由紫微星国际的首席投资官亚历克斯·琼斯来负责。

    琼斯又没有先知先觉,就很难准确地从几百家创业公司中找出最佳选择。

    还有一点,就是过去几年紫微星国际这边资金压力很大,一直在靠着发债过日子,在投资的时候很谨慎。

    共享经济的概念很火,可是这个方向风险太大了,竞争太激烈了,而且太能烧钱了。

    如果进场,一定要谨慎!

    所以陆器和琼斯定下的投资策略里,就暂时放弃了共享经济的市场,把钱省出来放在更刚需的领域,除非是周大老板亲自拍板来决策。

    这次,就是周不器亲自出面了。

    迟到总比错过强。

    相比于其他共享经济的项目,爱彼迎也算是矬子里面拔大个了。

    不过,目前紫微星国际正在重点攻略纽约市场,打算以一己之力带动纽约科技产业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就少不了去投资纽约的那些创业项目。

    恰好,纽约也出现了一家备受关注的共享经济的创业公司,是做共享办公的wework。

    诞生的逻辑跟爱彼迎也差不多。

    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百废待兴,大型办公室、写字楼出租难的时期,也是互联网创业即将开启大幕,导致对办公空间的需求将从谷底回升的时期。

    甚至连孙正义都关注了这个小项目,邀请周不器来家里喝茶。

    周不器挺喜欢去孙正义家里做客,因为他家里有好几个日系女仆,都是二十来岁的水灵妹子,这让他很羡慕。

    周大老板甚至已经有了规划,等明年家里的这批南美来的选美女佣合同到期之后,就不再续约,选一批日系女仆过来,要么菲佣也行。

    那种老外的美女,用猎奇的眼光去看还行,都挺惊艳挺漂亮的,时间长了新鲜劲过了,就没意思了。

    还是亚洲美人更养眼,更有长期的保值属性。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日式的清茶感觉很一般般,微微小抿了一口,周不器感觉还不如在大夏天里喝点冰镇可乐,“wework是在曼哈顿创业的?”

    “对,这个方向挺好的。”

    孙正义笑呵呵低头喝茶。

    周不器道:“紫微星要在纽约打造第二总部,就选在了曼哈顿,对那片市场我可是很了解,那绝对是供不应求。前几年是经济危机,那是特殊时期。如果是正常时期,对曼哈顿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来说,写字楼、办公楼永远都不愁客户。”

    孙正义“嗯”了一声。

    周不器接着说:“共享住房的逻辑是可行的,因为很多人家里都有很多套房子,根本住不过来。共享办公的逻辑有一个很明显的漏洞,就是经济越发达的地方,越是不愁客源,越是不需要采用这种共享模式。经济差的时候还好,有足够多的多余办公楼待租。可是经济转好,这类的共享办公的商业规划,就一定会大量地失去核心房源。”

    在这方面,周大老板绝对是个心善的好人,绝大多数的商业讨论的时候,他都不会敝帚自珍,会很有诚意地向同行们传授自己的经验,表达自己的商业理解。

    对方听了,获得好处了,就会感激他;

    对方不听,陷入麻烦了,也会后悔莫及,进而去更加地崇拜他。

    在孙正义面前,周不器也没有含糊。

    wework这个项目真是不太行。

    因为认知有限,周不器的先知先觉范围其实不那么广,即便是他手底下的很多公司战略,也都是他靠着个人的商业认知在规划,而非先知先觉地引导。

    但是wework就不一样了,这真是一个太著名的案例了,恰好就在他先知先觉的范畴里。

    孙正义管理的软银非常成功,投出过太多难以想象的经典项目,但有一个项目,真是把软银亏得差点破产。

    就是这个wework。

    真是被坑死了。

    周不器道:“我从很多年前就开始在运作共享经济的概念了,我对这个模式有很深的理解。不管是共享住房、共享办公、共享单车,基本逻辑是平台属性,是甲方把商品源挂在平台上,然后通过共享平台跟平台中的用户对接。平台就相当于中间商。可是中间商的模式太不互联网了,这是个大逻辑。中间商可以有渠道属性,但一定要从渠道商向内容商转型。”

    孙正义眉梢一挑,“内容商?”

    周不器道:“对,内容商。对共享住房来说,内容就是房源。对平台来说,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第三方的房源上,这就是战略风险。想要规避这种风险,共享住房的公司就一定要出钱自己去购买大量的住房,自己来当房源。”

    孙正义也听说了爱彼迎的这个项目,不过他暂时没有参与进去,也是这层原因。

    爱彼迎估值达到了10亿美元,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他们在努力地在市场中寻找低价的优质房源,然后买下来,挂在自家的平台上共享给平台的用户。

    这是已经开启了自营模式。

    孙正义深吸了一口气,“所以wework如果真的成长起来了,接下来也会朝着这个方向来发展,要买到足够多的写字楼、办公楼,从而来为自家平台增加足够多的可靠的房源。”

    周不器干脆利落的道:“没错,这就是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大逻辑,一定要从渠道商向内容商转型。不管做任何一个领域的平台,都要按照这个方向来走。就像奈飞一样,只在平台上销售第三方的影视内容,这是远远不够的,公司存在着战略风险,一定要开启自制剧的模式,要向内容商转型。”

    孙正义笑笑,“这么绝对?”

    周不器坦言道:“也不是有完全的把握,但我相信99%的平台项目都要按照这个思路来走。反正这是我的投资理念,凡是平台经济的创业项目,如果只做渠道,那就必死无疑。如果有着‘渠道+内容’的战略组合,这才是正确的方向。紫微星在参与爱彼迎的b轮融资。之所以a轮没参与,就是因为a轮的时候,爱彼迎还是纯平台的渠道模式,还没有自营属性。”

    孙正义摇摇头,“也不能全这么看,淘宝难道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具创新性最优质的电商平台?这难道不是最纯正的渠道平台?”

    淘宝早期是模仿易贝在做的。

    可是,一味地模仿只能一直仰望,不可能做到反超。

    国内的互联网行业这么强大,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模仿之后的创新。模仿是模仿,可随后的创新,却可以让跟风的模仿品迅速地打败原版。

    淘宝早就后来居上超过易贝了,而且跟世界上任何一家电商平台都不一样,在运营模式上走在创新领域的最前沿。

    周不器道:“淘宝是特例,是因为我们国家对假冒伪劣商品监管的放松。”

    “这都是客观因素。”

    “当然,这是客观因素,所以淘宝的模式一定会发生改变。嗯……准确地说,应该是阿里在c端的电商业务,一定会有更多的产品出现,来弥补淘宝这种渠道平台的弊端。就像淘宝商城,以及以后可能会出来的更多产品,一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