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一心求死  朱门寒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文卿扔了手中的长剑,“你若要杀我,我也不会反抗。但这个狗皇帝,必须死。他甚至欺骗了毕钰,他在长公主面前说要给盛家机会,并不会立刻告知皇上,还劝说长公主将你和毕钰软禁在公主府,假意来要挟盛家。”

    他咬牙切齿地道:“我当时怕毕钰不信我,因此将在你们口中偷听到的计划说了一点。可他偷听到之后,转头就去皇上那儿告密,并且给做了部署。”

    “只可惜长公主还以为他会真的给盛家机会,就在长公主要和盛家斡旋之时,皇上和先帝早已打着将盛家赶尽杀绝的主意。”

    苏文卿说完深吸了一口气,他自知自己的过错确实无法弥补了,可事情已经发生,他只能尽力。

    苏轶昭沉吟,这件事皇上有错吗?其实严格算来,倒也不算什么错。

    毕竟立场不同,利用长公主稳住盛家,而后他们做好准备。若是换做她,也的确会这么做。

    那苏文卿有错吗?的确有错,他不该告诉毕钰,这样只会加深毕钰的痛苦,更让毕钰难以抉择。

    那是毕钰的外祖家,先帝对毕钰是极为宠溺的。

    一边是夫家,一边是外祖和亲舅舅,不管结局如何,她注定要痛苦。

    最有错的是谁?是先帝,是他的小肚鸡肠,是他的疑心,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

    “你说的这些都是狡辩,皇上该杀,你也该杀!”

    盛澜清看向皇上的目光中满是恨意,钰儿是皇上的外甥女,可皇上根本不顾及情分。

    当年的圣旨是赶尽杀绝,先帝身为外祖,对自己的外孙女也毫不手软。

    或许,这就是秦家骨子里的冷血吧?

    “当年你对我的长子没有丝毫手软,或许你根本想不到我盛澜清还活着吧?”

    盛澜清举起手中的长剑,他永远也忘不了,他之后赶回去之时,皇上命人在长子那稚嫩幼小的身体上补了几刀,以确保孩子真的死了。

    皇上抖动着身子,盛家余孽,有一半都是他亲自下令处决的。

    “今日,你必须偿命。”

    盛澜清说着就一剑刺穿了皇上的胸膛,其实他更想报仇的是先帝。只可惜,先帝早就死了。

    皇后和大皇子瞪大了双眼,他们突然觉得,这一刻,所有的恨都随着倒下的身体而烟消云散了。

    斗了大半辈子,皇后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那个恶毒的枕边人,无时无刻不想让她死的枕边人,真的死了。

    看着气绝身亡、双目圆瞪的皇上,皇后无力地瘫倒在地。

    “父皇?”五皇子愣愣地看着倒地的皇上,一想到往日父皇对他的慈爱,他泪眼婆娑。

    苏轶昭也很是唏嘘,她没想到皇上竟然真的就这么死了。

    盛澜清杀了皇上之后,有将剑尖指向了苏文卿。

    “将我关在法云寺的是不是你?将我关了十五年,还每日给我喂药,让我神志不清。”

    苏文卿摇头,“不是我!”

    随后他指向了皇后,“是她!”

    盛澜清有些诧异,他转头看向皇后,“是她?”

    苏轶昭也很惊讶,她转头问身后的宗泽铭,“为何?”

    “应该是为了你身上那半块虎符。”宗泽铭道。

    皇后眼神闪烁,但即刻苏文卿就说出了真相。

    “因为她以为当年盛家谋逆之前,抢了那半块虎符。能号令边关将士的那块,相信你是有印象的。”

    苏文卿不确定盛澜清有没有完全想起当年之事,于是提醒道。

    盛澜清拍了拍脑瓜子,虽说这段时间在药物的调理下,已经回忆起了很多当年之事,但依旧有些细节想不起来。

    被苏文卿这么一提醒,他努力想了想,“的确!当初父亲得到了镇守边关的李长空将军支持,而后派人盗了先帝手中的虎符。不过先帝十分谨慎,虎符分成两半,却是分开放的。”

    “不错!因此,她背着皇上将你软禁在法云寺,就是为了让你交代虎符的下落。”苏文卿再次提醒道。

    “可是那半块虎符最后却丢失了,因为当时父亲谋逆,远水救不了近火,要这虎符也没用,便将它放在了府中的密室里。”

    盛澜清摇头,“后来我回去之后,不甘心就此落败,于是想将虎符偷出来,好以后东山再起。只可惜,我返回去之后去了密室,虎符已经不见了。而后就在那时,我被人偷袭,醒来就到了法源寺。”

    “不错!那个偷袭之人,应该是皇后派去的。”苏文卿点头道。

    皇后嗤笑了一声,她也不打算隐瞒了。

    “的确是我,可虎符绝对不在我手上,否则我也不用将你关起来十五年。”

    对于囚禁了他十五年的盛澜清来说,此人与先帝一样可恶。若不是被皇后关了起来,他也不至于和毕钰走散。

    “那毕钰呢?”盛澜清虽然不抱希望,但依旧朝着皇后问道。

    “谁会管她?盛家覆灭了,她没了利用价值,谁管她是死是活?”皇后的嘴依旧恶毒,但说得也是实话。

    “你!”盛澜清十分愤怒,提剑就要向皇后刺去,却被一旁的大皇子挡了下来。

    他眼中顿时凶光毕露,既然皇后不知道钰儿的行踪,那她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皇后却笑了,“我之前查过毕钰,可是并没有找到,说不定她早就死了。”

    盛澜清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不可能!她说过会在苍临县等着我回来,她会带着孩子一直等我。”

    眼看盛澜清的眼睛通红,苏轶昭觉得他的状态还不是很稳定,时不时就要疯一下。

    这种状态,是不适合做皇帝的。并且她也看出来了,盛澜清如今早已没了野心。

    “一直找不到人,不是死了是什么?你怎么不去找找坟茔?说不定上面还刻着她的名字呢!”

    皇后撇开挡在前面的大皇子,冷冰冰带着些嘲讽的语气直接让盛澜清气得身子直打颤。

    他目光一戾,随后对准了皇后当头劈下一剑。

    “母后!”大皇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看见皇后被盛澜清一剑劈中。

    苏轶昭看着眼前的变故,不知该说些什么。

    皇后其实是在故意激怒盛澜清吧?刚才谁都看出盛澜清的状态不对了,可皇后还要刺激对方,难道是一心求死吗?

    (本章完)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