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9章 正^_文_^完  我,社恐,贴贴成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求婚:我的人生从你开始

    宋棠到咖啡厅时黎辛已经等着了,  两个月不见,对方看上去苍白疲累了些,不过似乎也轻松许多。

    黎辛叹了口气,  道:“以前的事情我很抱歉,  确实给你带来了一些困扰,  你放心,最近我已经把该处理的工作处理了,会把国内的业务交给公司其他人负责,我下个月就走,以后应该很少回来了。”

    宋棠抿了口咖啡,缓了下,  道:“祝一切顺利。”

    除了方鹤宁,  他们之间没其他可聊的。

    黎辛看着冷淡的宋棠,  这位宋总裁冷归冷,  但性格确实好,气质干净纯粹,对别人一概冷淡,  对自己的爱人却温和体贴。

    那期综艺他看过,  宋棠在方鹤宁面前是温软的,会害羞、会粘人、会不动声色地撒娇,没人能拒绝这样的「区别对待」。

    况且宋棠跟方鹤宁的性情十分契合。

    他开口道:“你跟鹤宁确实般配,  其他我就不说了,  你们以后好好的,  我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就算是没有遗憾。”

    宋棠放下咖啡杯,音色一样透着冷淡,“我跟鹤宁的感情只和我们有关,  以后大家好自为之。”

    对觊觎他老攻的人,  他没什么十分好的态度。

    黎辛失笑,神情放松,放下了某些东西他确实感觉轻快了,“聊聊鹤宁吧,他小时候跟现在相比差别很大,早几年挺乖的,他各方面都有天赋,学习好,小提琴演奏得好,我清楚他那么努力是想获得父母的认可,然而事与愿违。”

    “后来,大概是十岁出头的时候,他突然就开始排斥父母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但很少笑,有点阴郁,不大爱说话,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失联后重新联系上时,他就已经是那个传闻中不近人情的方总裁了。”

    “实际相处中他对很多东西不感兴趣,相当淡漠,但其实没有传闻中那么夸张。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终于好了。”

    “宋棠,跟你在一起他比原来好很多,非常明显能感觉出来的那种好。”

    说到这儿他顿了下,随后道:“他的自毁倾向在遇到你之后没有了,我承认我嫉妒你,但现在我只是羡慕、只是庆幸。”

    “他要的我给不了。”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不知道他现在会怎么样,还好,就像他说的,没有如果、没有假设,你们确确实实相遇并且在一起了。”

    单就宋棠的气质就独一无二,是无人可替代的独一份儿。

    闻言,宋棠沉默了会儿,如果没有遇见他,大概方鹤宁真的会是原书中的自毁结局了。

    他没说其他的,只回道:“同样的,我想要的只有他能给,你们避之唯恐不及的、心有忌惮的,恰恰是吸引我的地方。”

    如果不是这样的决绝彻底,就他社恐的性格,别说走到今天了,在感情上他连第一步都很难迈出去。

    黎辛不否认,这叫什么?只能说人家俩是天生一对,注定要在一起的,换了别的谁都不行,只有彼此是合适的,唯一最合适。

    今天以后他就甘心了。

    又聊了会儿,大多是黎辛在说,宋棠在听,差不多了之后两人又再次陷入沉默。

    最后,黎辛看向宋棠,释然地笑道:“别的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对他的了解可能确实不是很多。”

    回想起刚才听到的,宋棠心里挺不是滋味。

    方鹤宁现在是不在乎父母,但那么小的孩子肯定是在乎的,很在乎,非常在乎。

    他调整了下心情,道:“无论如何,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黎辛摇了摇头,“真正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一来他跟你在一起很好,二来……这段都没开始的暗恋是时候该放下了。”

    宋棠了然,黎辛出国这其实对大家都好。

    在对方表示要再坐会儿时,他利落地告别离开,提起打包好的盒子,一路往前走没再回头。

    过去已矣,方鹤宁已经给了他最好的。

    能相遇,能相爱,他为此感到满足并倍感珍惜。

    他这边正情绪复杂,有些微出神,走出咖啡厅迎面猛不丁就看见了靠在车边的熟悉身影,他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

    宋棠脚步不停,径直走到车边,稍微抬高手,“我买了甜点,是他们主打的红丝绒慕斯蛋糕,还有两份曲奇,我已经叮嘱梁英准备咖啡了,方先生,下午茶,要不要?”

    方鹤宁揽着宋棠的肩,声音里带着笑意,“当然要,美人相邀,我荣幸之至。”

    说着,他带着宋棠走到车边,帮人打开了副驾车门,驾轻就熟地给对方扣上安全带,走回驾驶座时他瞥了眼咖啡厅的方向,神色淡然。

    关于黎辛,他们默契地都没再提起。

    不必提。

    回到办公室,两人在落地窗边的小圆桌边坐下,梁英除了准备咖啡还备了水果拼盘。

    宋棠一边拆蛋糕包装盒,一边道:“之前你说想了解我的父母,那时候我还没意识到你在暗示什么,现在……你想了解,我可以讲给你听,只是他们走得早,我自己这方面的记忆并不多。”

    方鹤宁注视着爱人的双眼,那双明亮通透的琥珀眼里是坦然与安定,他欣然应道:“好。”

    宋棠端起咖啡喝了两口,缓缓道:“我父母感情很好,那时候我在想,将来我也想拥有这样的爱情,相互认可、了解、珍惜。但是我跟父母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我六岁时,他们……就在一次私人飞机的失事中……离开了。”

    “那次你去国外参加颁奖典礼,我不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

    方鹤宁微皱起眉,宋棠提起父母时是平静坦然的。

    他握住对方放在桌上的手,轻轻摩挲着,道:“他们的为人和彼此之间的感情一定很好,从你身上就能看出来,我很感谢他们将你带到了世上,并且给了你明亮的人生底色。”

    不难猜出宋棠的社恐跟父母离世后的经历有关,但正是因为父母所奠定的东西,所以尽管社恐,宋棠的气质和性情都是很好的。

    宋棠一样感激父母,确实是方鹤宁说的,即便只有短短六年,但父母已经给了他很多,让他足够去面对余下的人生。

    他的眼神柔和,没有冰冷淡漠,也没有难过悲伤,对后面叔婶和堂弟的刁难简单几句带过,左右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宋棠说得简略,方鹤宁却十分清楚。

    虚伪叔婶明里暗里的挤兑,嚣张跋扈堂弟带头的排挤,对年幼的宋棠来说堪称灾难,向外得不到孩子应有的关心,久而久之变得内敛,甚至导致社恐,不难理解。

    想到这儿,他对那家人越发厌恶,并再次庆幸宋棠有一对好父母。

    不然在那样糟糕又压抑的环境里长大,怎么可能还保有现在这样干净纯粹的品性。

    宋棠对生活的乐观与热爱,是与父母的言传身教息息相关的。

    他起身把原本面对面的椅子挪到了宋棠身边,重新坐下后将人搂进怀里,低声道:“那些已经过去了,以后你有我。”

    宋棠偏头贴在方鹤宁耳际,无声地弯起唇角,“当然。”

    曾经不敢期望的,方鹤宁全都给了他,甚至比他设想的还要好,好出许多许多。

    因为有方鹤宁在身边,因为对方给了他足够多,让他能够原谅叔婶一家的刁难和算计,甚至是原谅那场导致他死亡、继而穿越的车祸。

    他回抱住方鹤宁,略缓了下情绪,道:“也跟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好不好?”

    方鹤宁顿了下,松开手。

    他拿起叉子切了块儿蛋糕喂给宋棠,语气淡定中夹杂着一丝漠然,“我没什么好说的,他俩各玩儿各,父母的存在对我来讲约等于无。”

    宋棠微叹了口气,他就知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