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9章  室友发现我是只猫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

    小猫咪抱头流泪

    两个星期过的很快,  余一周从一开始坚持要一个人睡一间房,然后垂涎沈晏华身上的灵气,最后屈服于现实,  抱着自己最喜欢的猫猫抱枕霸占了主卧两米宽的大床。

    本来他打算玩个一星期就回C市的,  但是没想到他的小尾巴有愈变愈大的趋势,就算亲亲抱抱也只能缓解酸麻。

    治标不治本。

    余一周特意跟姥姥姥爷打了视频电话,说他要在同学家住一个月。

    倒是顾春甫和邓子经常找他想让他快点回去,说想念酒吧里的钢管小天后,  不然他们打扑克都三缺一。

    ……

    那条信息发过来的时候,他尾巴难受的正厉害,  再加上尾骨敏感又酸痛,  这两天在家穿的都是沈晏华的衬衫和T恤,他比他高了快一个头,身材也宽阔,  导致他穿上就跟小孩穿了大人的衣服一样,  只露出两截细皮嫩肉的腿。

    内裤也迫不得已都用剪刀剪出来个大洞,  方便他的尾巴活动。

    系统根据他的健康情况,颁布了每日任务:接吻3分钟缓解十分钟——

    以至于余一周现在都养成了习惯,只要尾巴开始痛,  他就要坐在沈晏华的大腿上凑过去脸要亲亲。

    沈晏华穿着宝蓝色的丝绸睡衣正在审批计划书,  看见立在一旁的乖巧少年,长臂一揽,把人抓在腿上牢牢扣在怀里,  余一周的腰很细,细到他一只手能握满,  瘦而不柴,  摸在手里有种韧韧的滑劲。

    “你摸什么?”余一周揪着沈晏华胸前的衣襟,  柔软的唇瓣磕在沈晏华光洁的下巴上,他被摸的一软,只好耷拉着脑袋抱紧沈晏华的脖子。

    他觉得沈晏华是故意的,每次都是这样,他就不能稍微照顾一下他的身高,低一下头嘛?

    余一周扁扁嘴,气鼓鼓的盯着沈晏华轮廓分明的下颌。

    沈晏华垂眼,乌黑的瞳仁淡淡的扫视着怀里的猎物,下一刻,他伸手端住少年白嫩的下巴仰高,迫使他露出雪白的牙齿,唇珠微翘起。

    两人靠的很近,呼吸的潮气交缠在一起,热度在升温。

    小猫咪尾巴的生长痛已经让余一周无法忍受,他忍不住凑上去,抿了一口。

    沈晏华眼睛微眯,指节微伸,勾出鲜红,浸满水色。

    余一周有些呼吸不畅,圆滚滚的眼珠被蒙上一层雾气,口腔满的说不话来,他就用虎牙咬住,眼神满是控诉。

    (脖子以上贴贴,审核饶命)

    沈晏华勾唇,英挺的眉骨在明亮的白炽灯下显得高高在上,有种傲慢的冷漠,这才收起逗弄猎物的戏谑,俯身咬住。

    余一周不会,即使这么多次,他还是学不会换气,肺部的空气愈发稀少,他被吻的身体发软,双手只能小幅度的抗拒。

    刚刚恢复活力的尾巴却软绵绵的在钩住沈晏华的指尖。

    余一周呼吸困难快要背过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个叛徒!

    在他马上要去天国的前一秒,沈晏华缓缓松开他的唇,亲在他的侧脸上,沿着颧骨一路蜻蜓点水到耳廓,再顺着到白皙修长的侧颈。

    余一周被亲的发痒,想笑又发不出声音,只好小幅度的动了动。

    沈晏华眸色暗沉,锋利的牙尖在淡青色的脉络上跃跃欲试,他迷恋的盯着那一片莹白的肌肤,最终还是克制的收回铺天的晦暗,温柔的亲了亲怀中人的眉心。

    “想咬你,可以吗?”

    只知道张着嘴巴喘息的小猫崽子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睛,哼哼两声点了点脑袋。

    颈部被轻轻咬住,余一周只觉得眼前一片绚丽,他仿佛陷入了一场由甜蜜奶酪和深蓝星星之间的浪漫的热恋,肌肉酸软,纤细的小臂只能堪堪搭在沈晏华的肩膀上、高大青年压抑了许久的情感汹涌而出,挣脱枷锁随着克制不住的饥饿感蔓延,如同玫瑰般娇嫩的痕迹印在雪白的肌肤上。

    沈晏华垂着眼睑,鸦青色的睫毛卷曲而浓密,犹如渴到极致的圣徒,虔诚的亲吻玫瑰上的圣洁露珠。

    锋利的牙尖沾满香甜的蜂蜜,青年收紧臂膀,把娇小的恋人抱紧,恋恋不舍的轻抚,直到伤口愈合,才克制的收起獠牙。

    沈晏华眉眼温润,轻轻吻过满脸潮红的少年,呢喃道,“灵魂缔结,骑士之约,愿以吾之心奉您为主,生死与共。”

    系统微弱的电流夹在在其中并不起眼,“任务完成度100%,宿主已达到学习基础技能阶段。”

    ——

    翌日,阳光洒在窗帘上,毛绒绒的尾巴从真丝睡裙中探出来,被小家伙一把压住,又打了个滚继续睡。

    沈晏华一夜无眠,右手捏住余一软乎乎的婴儿肥,低声催促,“高考查分。快起床。”

    余一周下意识的依赖,嗅着那股安心的薄荷气息,把脑袋凑过去,嗓音软软糯糯的像棉花糖,“我困,你亲亲我。”

    沈晏华把人脸掰过来,照着唇敷衍的印了一下,“行了吧。”

    余一周被他嘶哑的嗓音吓了一跳,眼珠亮晶晶的看着他,声音娇软的像是被撸舒服后发出喵喵叫的奶猫——

    “你好敷衍呐!是不是别人不发火,你就把别人当傻子哦!”

    说完自己又想笑,巴巴的凑上去。

    沈晏华只又亲亲他的眼皮哄着小祖宗,目光黑黝黝的盯着窝在他怀里的小懒猫,揉了揉他翘起的小尾巴,“爽了就下去,我去洗澡。”

    尾巴不疼后,余一周奖赏似的拍拍沈晏华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避开已经顶着他的大家伙,欢天喜地的抓起手机继续游戏冲浪!完全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浴室门关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余一周放在手机上的手下意识的跟着抖了抖。沈晏华的豪华大平层装修很复古,就连浴室也是仿造的十八世纪上流社会的磨砂玻璃,人在里面的动作能看的一清二楚。

    水流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这时候手机已经完全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余一周雪白的小脸已经变的通红,他扣了扣自己的手指,眼神飘忽的往浴室的方向瞅——

    一下、两下、三下……

    隔着磨砂玻璃只能看见一个虚虚的轮廓,但那也妨碍不住他在脑子里描绘青年流畅紧绷的线条,青筋虬起的脉络,水流顺着肌肉的纹理慢慢下滑……

    系统看不过眼:宿主,你能不能不要像个拔/.吊无情的渣男,对任务目标好一点呢?

    余一周抱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看了一眼,切了系统一声,眼睛继续黏在玻璃透出来的模糊人影上,半响他才慢悠悠道,“你行你自己上阿!”

    不知道想到什么,他刚刚才凉下来的耳尖又倏的一下升温。

    等了一个小时,余一周终于耐不住打了个哈欠,手机仍在一边,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浸满水汽的眼珠粘在刚出浴的青年身上,声音软软的开口,“晏晏,我想摸你的腹肌。”

    沈晏华眸色一深,想起浴室里那几块被他弄脏的布料,矜持道,“乖,先查分,待会儿给你摸,下午我们去买衣服。”

    余一周这才想起来!

    怪不得他妈前几天给他打电话让他稳住心态,不用慌,被屏蔽的家庭群也老是很活跃……

    沈晏华揉揉他的脑袋,“昨晚太卡了肯定进不去系统,就没有提醒你。现在查吧,还记不记得你密码。”

    余一周脸都没洗,就一脸紧张的坐在电脑面前。

    看着缓冲标志旋了又旋——

    658分!

    余一周嗷一嗓子,可以!

    “姥姥姥爷!我考了658。”

    余一周穿着沈晏华的衬衫盘腿坐在沙发上,跟他姥姥打电话,“想去京大读动物医学,兴趣嘛,我就喜欢这个专业。”

    “嗯嗯,玩够了,马上回去看你们!”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