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38章 春风姗姗迟来(正文完)  最强游戏制作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俞汉广打开敞篷,冬日冷风劈头盖脸袭来,勉强才能压住他大脑里那没来由的心烦意乱。

    今天是周五,去【宜州南】高铁站的高架桥上从早高峰开始就堵得密密麻麻,现下已是中午,车与车之间仍然前胸贴后背,似乎只要略略打一下方向盘,两分三百块钱就要在此处交待了。

    高架上的风似和他心有灵犀,被施了法术一样直愣愣往卫波脖子里钻,吹开了捂得严实的领口。

    阳光把卫波的发丝照成了半透明,连皮肤上的细小绒毛都能看清,俞汉广随即又瞟到他锁骨上的红印,羞赧和焦虑五五开。

    “付总临时安排的,我就去三个月,入职培训、熟悉项目之后,立刻回宜州。”卫波做贼心虚,捂紧了自己的暗纹衬衫。

    “三个月哎,下次正儿八经回宜州,就要过年了。”卫波不说还好,一说,俞汉广心里更难受,各种滋味熬成了一锅粘稠的腊八粥。

    虽说进入中天资本后,因为和俞汉广的关系,卫波必须回避爱梦所有的项目,但付明月显然另有筹谋——他亲自点名一位新员工去京州中天资本总部接触重点工作,其实就是有把卫波培养成左右手的意愿。

    俞汉广知晓机会难得,当然不可能阻拦。

    只是离别的代价太煎熬。即使是短暂异地,也像是往他的心口戳了片薄薄的刀片,连血管带神经搅得不安生。

    他不想让卫波察觉,只得自己给自己喂下一剂安慰剂,打着哈哈地转移话题:“哎,你说我们过年是先回芦城,还是先去凌水……不然去乌顿旅游吧,省得两边儿老人唠唠叨叨。哎我跟你说,乌顿消停下来了,谢里夫老爷子和瓦斯一直让我们过去度蜜月呢!”

    “都听你的。”见俞汉广一副兴奋中透着懊丧的模样,卫波知晓他的心思,于是温柔回望他,似乎想贪婪地眼前这张脸庞装满双眸,“京州回宜州的高铁一天十几班,这个月我找时间回来看你。”

    又含笑着补充:“下次回来,那半边肩头也给你,凑一个轴对称图形。”

    俞汉广脸唰地红了。

    昨晚不知为何,他中了邪一样,进家门后就一言不发地死死黏住卫波,怎么也不肯从人家身上下来。酒其实压根儿没喝几杯,人也清醒得可以再开两个电话会议,可花蝴蝶就是想收了颤抖的翅膀,钻进男朋友怀里。

    他不说话,也不叫卫波说话,只是在“嘶”的轻呼中,把头埋进了卫波的肩颈。

    “付总和孟总给你压力了?”卫波知道他那脑震荡后遗症一样的神色怎么来的,“昨天的饭吃得不顺心?”

    俞汉广手臂让冷风吹出了些直立的汗毛,合上敞篷,车内很快被空调暖风包围:“这倒没有,就是觉得有点齁不住……”

    他吞下了后半句话。

    付明月这条修炼成精的老狐狸自然不可能大发善心,平白无故给他介绍郑铮认识;把卫计局和爱梦拉入伙之后,昨晚的饭桌上又来了两支中天早就下注的技术团队。

    一派祥和的觥筹交错间,他才猛然感受到水面下的暗涌——以后要互相协调、彼此沟通的角色突然多了起来,而他和爱梦,无论从人数还是资源上来看,都是其中最弱势、最没有话语权的一方。

    东富酒楼的餐食档次口味俱佳,可俞汉广压根儿品不出鱼虾鲜美和鲜蔬清甜,吃到的只有无力的五味杂陈。

    他注意到,这顿饭吃到最后,就连素来沉稳的孟艾和邹海遥都笑不动了。

    “放平心态。”他跑偏了的思绪被卫波一句话喊了回来,“成长股才有高市盈率,任何一个能做出大成绩的项目,开头几年都在齁不住的边缘反复试探。”

    原来男朋友都看在眼里。

    卫波替俞汉广按下座椅加热按钮,继续道:“就好比下棋,起手就得沉住气,更要明白自己的价值。”

    昨日那句“要明白自己的价值”中的奥义,俞汉广此时才略微有所感悟——

    一个通透的棋手,要明白,自己也是更大棋局中的一个小小棋子。

    不寒碜,不丢人。

    思及此,俞汉广轻点一脚油门,恢复轻快的语气,止不住地开始絮叨:“是,慢慢来就是了。明天去和技术团队见一面,喝杯咖啡;后天约了媒体老师聊TBC项目的公关稿;下周要和老孟一起去趟工厂;接下来卫计局有个项目引荐会,郑铮师兄让我去参加……池斓和粒粒那边,我找找她们,看能不能从医疗公司挖点人过来,柔智科技的那几个供应链哥们儿,我也再勾搭勾搭。”

    卫波打趣:“俞总,所有失去的一切,最终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俞汉广腾出手拍了下后颈:“哦,差点忘了,卫老师你知道嘛,我们‘先肝为敬’可能要改名‘再肝不晚’了——前两天刘蕾蕾和迟语还联系我呢,想回爱梦,不是,想回小帆来帮我。”

    “小帆?”卫波先是疑惑,迅速恍然大悟,“你们子公司的新名字,定下来了?”

    俞汉广点头:“临来之前老孟刚发信息告诉我的,就叫小帆科技。我们在工商局系统办更名手续时,能想到的名字都被占了,只有‘小帆’没人用。江南靠水吃水,我估计是‘帆’和‘翻’谐音,不太受生意人的待见。”

    “不过我们才不信这个邪,也没那么多忌讳,越是翻越好呢,看我小帆把这潭死水搅个天翻地覆……”话至兴起,俞汉广手离开了方向盘摆动起来,“说来也巧,‘小帆’这名字,还是我给老孟建议的呢!”

    他嘴角也随之勾起——想当初,孟艾给这个子公司取了个哭笑不得的名字叫【差生文具多】,后来孟艾思忖这个名字实在不利于项目合作,便张罗着改掉,向自己征询意见。而改名之际,他脑海中竟然冒出了当年在乌顿他和卫波共同划船时,见到的一叶叶白帆。

    小帆因此而来。

    “小帆,好名字。”卫波捏着下巴,笑道,“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过了高架的堵点,俞汉广把油门踩得勤快,跑车风驰电掣:“卫老师,做饭在行,写代码在行,上综艺在行,下棋在行,如今古诗文也突飞猛进啊,和顾老师学了不少吧?士别三日,期待你下次回来给我带来的惊喜。”

    卫波便笑道:“我也期待小帆带来的惊喜。”

    说话间,身边又有一串串崭新的自动驾驶“电动爹”经过,俞汉广看着眼生,于是调侃一句:“嘿!小东西进化了啊,跑得那么快!”

    卫波胳膊肘搭在车窗边,闻言感慨道:“亲爱的,你想啊,上上个世纪末,国内引入了人力车,淘汰了颠簸的马车;上世纪三十年代,崇州引入了电动公交车,人力车又落入了历史的长河;这两年,除了汽油车、电动爹,无人驾驶也成熟了;再过几十年,江南都市圈,或许会是飞行汽车的天下。”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他听见窗外风与车流的呼啸声,对俞汉广说,更是对自己说,“天下风起云涌,大势之变,岂止四个轮子的汽车。”

    两个人头挨近了些,堪堪只有一拳的距离。俞汉广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没说话,只冲他眨了眨眼。

    ……

    感情这东西怪得很,心中情意越是浓得化不开,临别之际就越是不忍表现;那些给彼此徒增烦恼的伤感愁思,似乎只有掩藏起来独自一人细细咀嚼,才能略微品到一些爱的真谛。

    二人在高铁站的角落里简单拥抱吻别,直至目送卫波进了车站,俞汉广才缓缓走回地库发动跑车,顺带打开早已嗡嗡乱震的手机,看一眼IM留言。

    孟艾发来了【小帆科技】新设计的logo。

    他觉察到孟艾近来不太对劲。自家老板似乎对设计一事异常上心,找了位宜州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的知名书法家,还是位博导,好像叫什么陈悬先生的,亲自给新公司的logo设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