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9章  我的师尊会变猫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养猫第99天

    正文完结

    顾风晏再睁眼的时候,  是在寒洞里醒来的,他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只觉得浑身疲惫,  散架了似的,  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哦,对,他好像还真的经历了,确实是一场大战。

    最后的结果怎么样,  他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是个不好不坏的结局。

    他迷迷糊糊坐起身,  冰床上,  不知道谁给他铺了一个毛绒的毯子,让他不至于感觉到冰床透骨的凉意。不过除了戚洵川,他想不到还有谁能这么贴心了。

    顾风晏抚着毯子,  正要穿上外袍下床,  忽然察觉脚边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在动,  软软的蹭着他的脚背。

    他原先以为是毯子毛绒绒的,所以并没有在意,结果定睛一看,  竟然是一只纯白的小猫咪!

    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  全身都是纯白的绒毛,大尾巴一摆一摆的扫着他的脚。小猫咪难得那么乖巧的趴着,小巧的一只,  看得顾风晏毛绒控发作,禁不住要伸手去摸一摸。

    这小模样,  可不就是他那时捡到戚洵川时的样子嘛。

    顾风晏一边摸着毛,  一边道:“师尊?你怎么又变成猫了?”

    但是他心里又感觉不对,  这小猫咪虽然样子看着是跟戚洵川那时一模一样,但看向他的眼神却不是戚洵川该有的样子。

    倒不是顾风晏觉得他师尊大人凶啦,只是这小猫咪的眼神太过人畜无害了,没有他师尊大人睥睨天下的气势,一眼就看出不一样了。

    他和戚洵川相处那么久,还是了解一些的。

    顾风晏心里正琢磨着,这时寒洞外一道月白的身影闪了进来,熟悉的面容让顾风晏不由得放下了防备。

    他软软地松了眉梢,道:“我就知道不是你。不过,你在哪捡的猫?”

    他也不知道怎么猜的,反正就是心里觉得不是,没有那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戚洵川径直上前,将猫抱在怀里:“它躲在清零峰下,没有主人,看着怪可怜的,我就把它捡回来了。”

    清零峰下……

    顾风晏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一下就明白了,这是牧云深在清零峰捡的那只猫,他曾以为是戚洵川的,只是牧云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捡错了。

    但顾风晏却知道,牧云深为何会认错。

    戚洵川走火入魔的时候,顾风晏进他的识海里看见的,他留存着魔尊控制他的碎片记忆,以戚洵川的聪明程度,自然一下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所以他刻意选择避开了牧云深。

    没错,他知道自己会在清零峰被牧云深捡到,于是他故意跑到后山来躲着,想避开这段时间,等修为恢复。

    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躲过了牧云深,却又遇到了顾风晏。

    而根据原书剧情,牧云深去清零峰捡到的猫,其实是戚洵川刻意放在那里的赝品,按照他自己的模样准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就谁也不会怀疑了。

    他真的很聪明,除了遇到自己外,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丝毫没有偏离。

    顾风晏也没想到,自己就成了那个变数。

    顾风晏没遮掩,直接说道:“这是牧云深的猫。”

    他见过的,只是时间太久,一下没想起来。而且戚洵川其实一直都知道,所以他也没有必要装作不清楚。

    戚洵川没应声,将猫塞进他的怀里,让他抱着猫,自己再一手揽着他。

    顾风晏顺势往他的怀里蹭了蹭,问:“我昏睡了多久?”

    戚洵川道:“三天。”

    “那你就一直在这里守着我的吗?”

    顾风晏手里摸着猫,仰头看他,精致的下颌线擦着额头,锋利之余又多了一丝柔和。

    戚洵川垂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的怀抱很温暖,顾风晏在睡梦中便已经感觉到了,似乎每次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时候,这人总是抱着他,一点儿也不肯撒开。

    顾风晏又靠了上去,闭上眼睛,灵识不自觉的就往外散发,他到了如今这般修为,早已是下意识中探查着周围的情况。

    宗门里似乎很热闹,有不少人的声音在说话,一片欢声笑语,顾风晏还听见了一些不熟悉的声音,应该是从别的宗门来的。

    他禁不住问:“今日乾元宗怎么这么热闹,有什么大事?”

    戚洵川道:“赵长风金丹破碎,修为全无,已然不能再做宗主了,乾元宗不能无人掌管,所以我力荐了左怀英当宗主,这几日其他宗门都来道贺了。”

    “大师兄继宗主之位了?”顾风晏心里又诧异,又觉得理所应当。

    原本在他看来,左怀英就是为了继承宗主之位而培养的,但那时候赵宗主正值盛时,以他的修为,还有不少年可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左怀英。所以他才说,左怀英能不能当上又是一回事。

    结果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整个封仙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赵长风只能被迫让位。

    说来,赵长风用旁门左道坐上宗主之位,虽然不是什么恶贯满盈的大反派,但到底坏了宗门的规矩,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责罚。

    什么叫因果循环,有得必有失,这就是。

    顾风晏倒觉得,左怀英为人正直善良,修为也不错,假以时日,他也会是一个很好的宗主。

    想着,顾风晏偏头,问:“那你为什么不做,你可是最好的人选。”

    以前戚洵川不做,是因为他身上承载着对抗魔尊的大任,无暇去管宗门的闲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已经随时做好了和魔尊同归于尽的准备,所以他不会去做。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魔尊已经被灭了,整个封仙域一片安宁,他去接手,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仙道第一仙师,又是灭了魔尊的大功臣,谁敢说一句闲言?

    戚洵川大手覆在顾风晏的腰上,轻轻捏了捏,道:“怕你吃醋。”

    “我怎么会?”顾风晏笑了,任戚洵川把话说出花来,他也不会承认。

    幼稚,太幼稚了。

    顾风晏将猫又放在了清零峰上,再跟着戚洵川一道去给左怀英道贺,一众熟悉的弟子看向他,不再是那时躲避和厌烦的神色了,个个都崇拜得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大英雄似的。

    顾风晏难为情地看了眼戚洵川,问:“这是……怎么回事?”

    戚洵川垂眼道:“上去你就知道了。”

    顾风晏一脸懵,什么事情还要保密,他不配知道吗?但顾风晏还是乖乖地跟着戚洵川走了上去。

    主峰大殿前,不少其他宗门的宗主前来道贺,左怀英一身宗主的长袍,发冠一丝不苟的束着,在人群的中央极为耀眼。他虽然看起来比旁人年轻许多,但为人十分稳重,丝毫不露怯。

    眼见顾风晏来,左怀英安顿了那些宗主,迎上前来,先朝戚洵川拱了拱手,随后道:“顾师弟,可好些了?”

    顾风晏拱手:“大师兄,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左宗主了,有劳宗主挂心,我命硬,没事。”

    左怀英笑道:“现在你的命可金贵了,不能随便。你不知道,如今整个封仙域的仙门都知道,乾元宗有一位弟子,曾与魔尊一战,和戚仙师联手灭了魔尊,还封仙域往日安宁,如今人人都崇拜你呢。”

    “我?”顾风晏诧异了一下,“那还得是我师尊厉害啊,我只是小小的配合了一下而已,算不了什么。”

    他本身就不是爱出风头的人,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顾风晏还是下意识的要躲在戚洵川身后。

    而且本来就是他师尊大人灭的,光凭他自己,就只配给魔尊当个下饭菜。

    左怀英瞥了眼他身侧的人,压低了嗓音说道:“你就别谦虚了,不管怎么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