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5章 鬼玩人(下)  大师兄只会对镜梳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东方溯光伸出手,  正想要抱住他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唐稚的手伸向身后,准备掏剑。

    东方溯光赶紧一把拉住他的胳膊,  按住他的脑袋,慌乱地将他塞到自己面前的桌子下面去。桌子是木桌,  但是铺了一块布,  勉强可以藏一个人。

    唐稚怎么说也是个成年男性,  身体被塞进去,  很不舒服,还差点没有蹲稳。慌张之间,  他的身体往前,不小心抱到了东方溯光的腿。

    东方溯光一紧张,一抖。

    他脚上的的铁锁链因此发出声音。

    唐稚这才发现他被锁起来了。

    “溯光。”一道甜腻的声音喊他,  随后门被推开。

    溯光。

    唐稚在桌子下面,  无声地阴阳怪气,  学那两个字的口型。

    同时,  他的手用力,  抱住了东方溯光的小腿。

    唐稚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抱别人的腿,而且东方溯光的腿型很好,  还怪挺好抱的。

    东方溯光的眼睛往下,  瞄了他一眼。

    唐稚正独自一人抖m,  想象被这只脚踢的时候,  东方溯光的另一只脚抬起来,  在他的身体侧边,  蹭了蹭他。

    唐稚……下意识心花怒放。

    这个混蛋真的很懂自己的品味。

    “溯光,  我来给你送我们成亲那天穿的衣服。”

    唐稚听到来人说话。

    东方溯光一声不吭。

    “衣服我放下了,  你记得试一试,  如果不合适的话,告诉小红就好了。”

    “嗯。”东方溯光姑且应一声,冷淡的模样和之前没有两样。

    若要说伪装,他不输任何人。

    他就是欺骗的某种代名词。

    她没有立刻走,而是来到东方溯光的桌子前面。

    听到声音往这边靠近,唐稚的眼神低沉下去。

    这是伏羲院人改变不了的本性,在危险的面前,首先想着铲除危险。

    “我会好好待你的,所以,开心一点吧。”

    从唐稚的角度,看到有一只手抬起了东方溯光的脸。

    东方溯光眯起眼睛看她,淡淡说道:“如果你帮我把链子解开,我会开始相信你的说辞的。”

    “哈哈,不可以。”她说,“我知道你会跑的。”

    她所言极是。

    “我还要去准备一下东西,那么,我先离开了。”她的语气中有淡淡的寂寥。因为东方溯光并不想和她聊天,待在这个地方,只会徒增失望。

    东方溯光果然没有反应。

    她叹息,随后放开手,离开了这个房间。

    待门关上,东方溯光松了一口气。

    他这口气还没有完全吐出来,在桌子下面的唐稚双手按着他的大腿,一下子钻了出来,凑到他的面前,压在他的身前。

    东方溯光身体微微往后退,他到现在都不能相信唐稚居然真的来了。

    “东方辰溪,话要说清楚。”唐稚觉得话还是要摊开讲清楚。

    “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你要说什么,我未必能很好回答你。”东方溯光说实话。

    他很久没有这么老实了。

    “你要和她成亲吗?”唐稚单刀直入。

    “我若是愿意,还需要被人锁在这里吗?”东方溯光说话方式就是不惹人喜欢。

    “好的,第一个问题解决了。”唐稚对这个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知道他不讨厌这个答案,东方溯光忍不住笑了。

    “第二个问题,你到底要不要改邪归正?”

    “我已经没有做坏事的理由了。”东方溯光真挚地说。

    “你当然没有了,石东临都死翘翘了,你自己一个人能掀起什么波浪!”唐稚吐槽。

    听到石东临已死,东方溯光有一瞬间的恍然。

    “第三个问题!”唐稚拍了一下他的大腿,让他回神。

    “我在听呢。”

    好友啊,世事如棋,风云变幻。

    “就是……”唐稚说,并且扭捏起来,“你死之前,我和你说的那句话,你觉得怎么样?”

    就是他想要和他约个小会什么的那件事情。

    东方溯光一愣,然后细想,他想了半天,最后抱歉地告诉唐稚:“其实我最后,已经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人死前的感受,东方溯光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落日的余晖,身边人的温暖,以及,他怎么努力都听不清的声音。

    意识飘远,什么都消散了。

    唐稚闻言,露出凶狠的表情,觉得自己现在就该掐死他。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东方溯光温柔地告诉他,“活人来到这里,会折阳寿的,而且可能会被鬼主捕获,在这里成为苦力,很危险的。”

    唐稚说:“看到你本人这副样子,我是很后悔来的。”

    “你是为我而来吗?”东方溯光笑。

    唐稚很想嘴硬说不是,但是他平生最看不起傲娇,可不想因为这个男人,让自己变成自己以前鄙视的人。

    他的沉默,让东方溯光知道了答案。他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抱住唐稚,亲了上去,粗暴地抓着他的头发。

    唐稚是个抖m,所以他很爽。

    和蛇妖待了一会儿,唐稚一脸虚脱地爬窗回房间。

    东方溯光实在是太大方了,知道自己喜欢摸他的腿后,十分慷慨地裤子一扒,随便他摸。唐稚还没有上本垒,差点就死在了他的身上。

    “你回来啦。”宋玉秋在整理被子。

    “我还行,还行。”唐稚虚弱地扶着墙壁,在擦鼻血。

    “话说,我刚才听到外面有声音,所以跑出去了。”

    唐稚没有很认真在听他说话。

    “有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在角落哭,说她要成亲的人不想和她成亲,所以很伤心。我安慰了一下她,告诉她,那也比要和不喜欢的人成亲好。我原本是想要用自己悲惨的故事安慰她,但是她就很生气,问我是不是在讽刺她。我说我没有,然后她就大哭。我好不容易把她哄好了。”宋玉秋在诉说唐稚离开后,他的故事。

    唐稚根本没有听他说话,他摸着椅子,坐下,然后平心静气。

    宋玉秋这才发现了问题,问他:“你没事吧。”

    “肾虚。”唐稚说。

    宋玉秋觉得,他应该是脑子有点虚。

    若唐稚想要带着东方溯光逃跑,时间就必须选在大婚的当天。

    因为那天鬼门关开,恶鬼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那天吃完宴席,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现任鬼城的鬼主喜魅,发现了一件事情。

    她那一位不愿意和她成亲的未婚夫,东方溯光最近心情不错。

    此人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很少见他开心的样子

    她当然不会自恋地以为,东方溯光是因为要和她成亲而开心。

    虽然……她已经是个绝世美人。

    鬼之一族,成年之前丑陋恐怖非常,而且容易控制不住理智,去伤害别人。

    喜魅第一次见东方溯光的时候,他只有十岁出头的模样。那一天,她的母亲告诉她,她以后的丈夫要来了,她还很高兴的。但是东方溯光第一眼看到她,就吓得哭着逃跑。

    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原因也是因为他不愿意娶她。

    但是她现在已经成年,蜕化,变得如此美丽,比起母亲,也更加美丽。

    为什么他还是不愿意和她成亲呢?

    “我是真心尊敬鬼主。”东方溯光坐在椅子上,态度淡然自若,“但是我非鬼主良配。我是一个非常恶心、狡猾和卑鄙的人,无法和你成为眷侣。”

    喜魅说:“我觉得你挺好的。”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