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二十九章 至此岁月相守(完结)  荒旅之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顾骁的眼前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他恢复了意识,却又无法彻底清醒,在这阵难以感知的混沌中,他却感到了莫名的不安,正如同置身于悬崖绝壁之上,那与死亡一步之遥的危机感不断地追逐、吞噬着他,最终将他拆食殆尽,拖进无休无止的深渊——

    坠落,失空。

    顾骁猛地睁开双眼,开始剧烈喘息。

    “……”

    寂静到掉针可闻的房间里唯余顾骁急促的呼吸,很久以后他才将将平息下来,不经意间已是满头冷汗。从冗长的梦魇中醒来,他的思绪是几乎静止的,他怔怔望着天花板,回忆随着感知仿若涨潮的浪,缓渐涌了上来。

    他往四周看了看,继而拧起了眉。

    ——单调的白色房间,冰冷的灯光,不知为何,这地方让他感到久违的熟悉,以及说不上来的厌恶。

    他微微眯了下眼睛,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完全提不起力,那是太久未曾使用身体的症状,然而他仅仅是缓了半晌,便恢复了力气,撑着胳膊坐了起来。

    再次环顾,顾骁的眉峰攒得更紧,神色中流露出几分迟疑、几分不敢确定,紧接着,他发现了令他更加难以相信的事情——他所有腐烂的部位竟然都愈合了。他抬了抬手臂,想要确认情况,却险些带倒床边的仪器,而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浑身上下布满了贴片和输液管,有的连接着检测装置,有的则是用来维持生命。

    顾骁带着疑虑,把挂了满身的东西一一摘掉,而后赤着足下床,推开了离床最近的那扇门,门后是卫生间,依旧是纯白的粉刷与简单的布置,顾骁打量着周遭,眉宇间的疑惑更深,这次还添了些许凝重。

    他在盥洗池前站定,抬眼望向镜子。

    镜中的他上身袒露,胸膛上的肌肤光洁宛若新生,没有腐烂,甚至连伤疤都寻不见,他的身体完好无损,一切的一切都和过去别无二致,那几天千疮百孔般的腐烂宛如是一场逼真而绝望的噩梦,但他的头发茬青,而这大概是能够说明那是真实而非梦境的唯一证据。

    顾骁洗了把脸,离开了卫生间。

    房间外是走廊,迎面的墙壁上挂了块小型显示屏,正处于待机状态,显示着日期和时间,顾骁算了算,距离离开封尧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天。

    顾骁侧过头去,望向走廊的尽头。

    忽而一种心念电转的感觉涌上心间,无数快要被他遗忘的过往,在这一眼里悉数重现,那种若即若离的熟悉像是揭开了朦胧的面纱,真切地呈在脑海。

    他凭借着记忆,往走廊走去,沿途掠过一扇又一扇的像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门,最后他停在一间屋子前,隔着玻璃,和里面的人打了个照面。

    “……”

    研究室的门自动打开。

    顾骁看着亦慎,还没做出反应,就见亦慎别开眼,淡淡地说:“我在你的后颈里装了枚炸弹。”

    顾骁:“……”

    “我随时可以杀了你。”亦慎说,“如果我死了,炸弹同样会爆炸,我相信你不想让封尧看到这样的事。”

    顾骁静了片刻,问:“为什么救我?”

    亦慎:“你很清楚答案,不是吗?”

    顾骁没有说话。

    亦慎转过来,不着表情地望向顾骁:“你根本照顾不好我儿子,为什么总是让他做那么危险的事?”

    顾骁反问:“你又知道我照顾不好了?”

    亦慎:“那你解释一下,他脸上的疤?”

    顾骁无言以对,沉默了下,只道:“你后悔了。”

    亦慎眉梢微扬:“我后悔什么?”

    顾骁:“为你做过的事。”

    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亦慎嗤笑了声:“如果说唯一后悔的事,那就是当初不应该救你。”

    “我没有无聊到去思考这种问题。”亦慎笑罢,语调渐渐平静下来,“我只是不想让我儿子难过。”

    顾骁:“你已经让他很难过了。”

    “如果不是你,他根本不会难过。”亦慎说,“我可以给他最好的人生,他本来可以一直平安下去的。”

    顾骁:“我会给他更好的人生,用不到你操心。”

    亦慎没再和他争吵,只道:“那最好。”

    两相沉默,亦慎说:“滚吧,别让他等太久。”

    静夜,窗外雪粒如鹅毛,纷纷扬扬。

    大雪持续了足足两天两夜,依然不见停势,天地肃杀而寂静,风雪皑皑,洗净整座区市的罪孽和杀戮,只留下了沉寂的银白,与那轮安详温柔的明月。

    杳无人迹的长街上落下一串脚印,很快又被簌簌的雪花埋藏,整个世界好似被刷上了层幽暗寒冷的滤色,唯独公寓的一处窗口里点了盏昏晦温暖的灯。

    灯下,司远合上书,困倦地伸了个懒腰。

    正这时,大门响了。

    尽管Y  区在逐步恢复秩序,但居民依旧不多,司远不加思考地以为敲门的人是房东,他被扰了睡意,开门时不住嘀咕:“有事不能白天说吗?这大半夜的……”

    他打开门,和门外的顾骁打了个照面。

    司远:“?”

    他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愣了三秒,果断朝里屋的沐寒大喊:“完了完了!我也开始癔症了!”

    顾骁:“………………”

    沐寒被司远闹出来,看到顾骁,同样是一脸震惊,而没等他发问,顾骁开门见山道:“封尧呢?”

    沐寒和司远齐刷刷指向卧室。

    “你这是……”司远想详细问问顾骁怎么回事,却被沐寒拉了一把,那意思是让顾骁先去找封尧。

    卧室的光线很暗,月色被窗框撞碎了,洒遍小半间屋子,封尧在光影的分割线上席地而坐,听到开门声,迟缓地抬起头,望了过来,没有想象之中的激动,他的神色很平静,透着些许茫然,以及木讷。

    顾骁走近,在封尧面前蹲下:“封尧?”

    封尧愣愣地说:“……你回来了。”

    顾骁摸摸封尧的头,然后把他抱进了怀里。

    这个拥抱滚烫而炙热,顾骁用了前所未有的力气,似是要将封尧揉进怀里,封尧仰着脸,下巴搁在顾骁的肩膀上,却垂着眸,没有什么热烈的反应。

    片晌后,封尧挣开顾骁的怀抱,抱着那件衬衫,退回了墙边,一边喃喃:“等等,等等就回来了……”

    顾骁微蹙起眉:“封尧?”

    封尧呆呆地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顾骁又唤了两声,封尧始终没给反应,直到这时顾骁才彻底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将封尧抱到床上,又抬起封尧的脸:“你看着我,宝贝,告诉我,我是谁?”

    强迫的动作里糅杂了无尽的温柔,尽管如此,封尧还是很不情愿,他抵触地想别开脸,却被扶着下巴,无法抵抗,顾骁低声哄道:“听话,宝贝,看着我。”

    顾骁轻柔催促了好一阵子,封尧才不停定下闪躲的目光,去正视顾骁,他怔怔地,很久没有说话。

    仿佛经历了一场无比漫长的梦,梦境里布满漆黑缭绕的云烟,虚无缥缈,清醒时,封尧在房间里,在通往公寓的路上,在驾驶座,所有曾经在这些场景里发生过的事不断重现,伴随着顾骁的身影,离开或者归来。

    他总能看见顾骁。

    可他时常不知道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什么,是幻觉,还是真实,他分不清,他怀疑自己,也很混乱。

    直到他再次望进顾骁的眼里。

    暗无天光的世界里终于拨云见日,这一眼对视跨越了上千个日夜,带着他的回忆,进入过往的轮转。

    似乎是那一年,他在梦里依稀见过的,他从门缝里探出头,与手术台旁的少年偶然对上的那一眼;又似乎是那一年,他从死门关前走了一遭,伤痕累累,满身剧痛,面前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